万搏-杜特尔特终止美菲访问部队协议 专家-未实质影响同盟

万搏-杜特尔特终止美菲访问部队协议 专家-未实质影响同盟

  当地时间2月11日,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下令终止菲律宾和美国之间的《菲美访问部队协议》(VFA)。

  据美国《纽约时报》11日报道,当日,菲律宾方面正式通知美国终止VFA。VFA签署于1998年,根据该协议,菲律宾同意美国军队与菲军队举行联合军演、允许美方军舰停靠菲律宾港口、同意美军上岸访问。

  即使杜特尔特曾预告在先,终止VFA也让美方感到突然。据“美国之音”2月11日报道,美国防长马克•埃斯珀在布鲁塞尔北约会议上对记者表示,“我们昨晚才接到通知,我们还要消化一下”。杜特尔特上任以来一改前任总统常态,多次在公开场合批评美国。VFA的终止令人怀疑美菲同盟关系恐将有所降级。

  但在中山大学 “一带一路”研究院、中山大学南海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冯雷看来,终止VFA一事对美菲同盟关系而言并非“不可承受之重”,并未造成太大的冲击。

  “毕竟美菲是缔约(treaty)同盟国,其依据是1951年两国签署的《共同防御条约》(MDT)。”冯雷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说。

  “说到做到”的杜特尔特

  今年1月下旬,杜特尔特放话称要终止一项与美方的军事协议。据《纽约时报》报道,杜特尔特欲终止VFA的原因是美方取消了与他关系密切的政治盟友、菲律宾参议员罗纳德·德拉罗萨的赴美签证。德拉罗萨在杜特尔特的“扫毒”战争中扮演重要角色。

  据《菲律宾星报》12日报道,直到最后一刻,仍有部分菲律宾政府内阁成员试图挽救VFA,让杜特尔特至少同意以重新审查VFA替代彻底终止。但杜特尔特已正式告知美国,VFA将终止。菲律宾外长洛钦当天根据杜特尔特命令,向美驻菲大使馆发出终止VFA的外交照会。

  杜特尔特发言人萨尔瓦多·帕内洛强调,终止令将在美方收到通知的180天后生效。他说:“如总统所言,我们必须要在平等与公正的基础上与其他国家打交道。”此前,因德拉罗萨签证被取消一事,杜特尔特曾向美方威胁,若不“更正”签证问题,将终止VFA。

  据《纽约时报》6日报道,菲律宾外交部长洛钦当天表态称,废除VFA将破坏菲律宾的国防安全,并向菲律宾参议员列举了VFA所带来的安全、贸易与经济等各方面的利益。

  11日,杜特尔特发言人帕内洛引用杜特尔特的话说:“是时候依靠我们自己了,我们将加强我们自己的防御,而不是依靠任何其他国家。”根据报道,菲律宾总统府强调,终止VFA的考虑是多方面的。

  包括将被终止的VFA在内,美国与菲律宾共签署了三项军事合作文件,即1951年《共同防御条约》、1998年《菲美访问部队协议》与2014年《加强防务合作协议》(EDCA)。

  冯雷分析指出,与MDT相比,VFA是协议(agreement)而非缔约,不需像MDT无论是修改还是终止都必须经过美菲两国参众两院议员的同意。因此VFA的权限在于行政部门,只需杜特尔特下令即可废除。

  “之所以要终止VFA,直接原因还是前菲律宾警察总长德拉罗萨的签证问题。杜特尔特说一个月内将对此事做出回应,也就是终止VFA。这体现了他强硬的姿态,也是他对一贯以来‘长臂管辖’做派的回应。杜特尔特看重的扫毒战争一直受到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压力。”冯雷说。

  协议终止对同盟关系影响几何?

  去年12月27日,杜特尔特正式拒绝了美国总统特朗普邀请其访问美国。除此之外,因美国参议员迪克•德宾及帕特里克•莱希推动在美预算案中加入干涉菲国内有关司法案件的条款,菲律宾方面已禁止这两人入境。

  2月11日,菲方又正式终止美菲三项重要军事合作协议中的VFA,这令外界怀疑美菲同盟关系将有所降级。

  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国务院分管政治军事事务局的助理国务卿勒内·克拉克·库珀认为,VFA使美国能通过菲律宾军事基地轮流更换部队,每年允许美菲军队进行约300次联合演习。库珀担心VFA的终止将使上述合作“处于危险之中”。另据路透社11日报道,一些菲律宾议员认为,如果VFA失效,其他两项协议将“毫无用处”。

  不过杜特尔特从未表态过要废止MDT。冯雷指出,杜特尔特立场即使再极端,也没有表态过要废止《共同防御条约》这一美菲同盟的“根本大法”。《华尔街日报》11日报道称,美国和菲律宾仍受MDT的约束,该条约要求缔约双方在另一方遭受袭击时必须做出回应。

  尽管如此,细节详尽的VFA被终止,将导致运往菲律宾的美军装备的进口关税、船舶和飞机停靠的费用等无法直接减免,而需重新谈判。菲律宾大学法学院院长杰伊·巴通巴卡尔(Jay Batongbacal)说,杜特尔特终止VFA的决定将影响台风期间从情报简报到人道主义救援等事项的推进速度与规模。“他们可能不得不为每一项活动都做出非常繁琐的安排。” 巴通巴卡尔说。

  毫无疑问,终止VFA将引起美方的不满与疑虑。据“美国之音”报道,埃斯珀表示,该决定与美菲的双边努力以及地区盟友的集体努力背道而驰。美国政府的一位高级官员回应了埃斯珀的言论,在12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对菲律宾政府的决定感到失望。”

  “美国与菲律宾政府和人民的关系历史悠久,通过《部队访问协议》促成的强有力的伙伴关系可以最好地为地区和全球安全服务。”这位官员称,“我们将继续与菲律宾政府合作,加强双边关系,让两国都能受益。”

  但冯雷认为,尽管特朗普任内推出所谓“印太战略”,但总体上并没有太关注东南亚地区,菲律宾并不是美国在外交上最看重的国家。“无论如何,美方的‘工具箱’里内容比菲律宾多,双方口舌之争不会改变什么。”冯雷向澎湃新闻指出。

  在菲律宾政府正式向美国政府通知终止VFA后,双方仍有180天的协商时间。美国如何进一步地做出反应,将决定VFA的命运与两国关系的发展方向。冯雷认为,美菲每年的军事演习、扩大美国军事基地存在的《加强国防合作协议》是否会受到VFA终止的影响,将是美菲同盟关系未来走向的重要参考性指标。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papirmedve.com